温馨提示:1.由于部分书籍书名不一致,可以通过第一章节的内容来搜索。  2.书籍详情页的催更按钮可以手动提交更新请求,以便系统检测长期未更新的书籍
  • 追书
  • 捧场
  • 手机阅读本书

第一百八十五章 激辩

又是新的一年了,那就问候一波吧。你们装逼装了多少啊?逼格高不高啊?每次装逼多少人看啊?看装逼的人有什么感想啊?以后有什么装逼计划啊?你要知道啊,以后不装逼的人是要被社会淘汰的……装逼者的问候。

“你想要兵棋推演,你先说!你准备怎么进攻?”王朗问,然后往边上白墙上一指,“地图在这里。”话音刚落,一张ppt地图就投影到墙壁上。

“这地图……”陆叁叁看了片刻,“怎么还有未探索的地块?”

“这是你们还没到过的地方,总不能现在给你透露了吧?”王朗回答。

“那我们现在纸上谈兵,我要是进入到没探索的地块,那地图会点亮吗?”陆叁叁问。

众人一阵沉默,王朗手一挥:“你要是能进入到未探索区域,我就算你赢了。”

这些未探索区域是系统计算的,全天候跟踪所有人员,保证那些区域绝对没有人进入过。这些人努力了这么多年,历经如此大规模行动都没能进入的地方,此时要是突破,也确实可以算他们赢。

“那这么说,我已经赢了。”陆叁叁回答。

“什么?你耍赖?”众人恼怒。

“你们应该知道我有无人机的吧?”陆叁叁回应,“这些地区确实没有亲自前去确认,但我都有拍的照片。”

陆叁叁见对方不信,当即站起来指着地图:“比如这一块,是食品加工厂。无人机携带的食品都是从这一代出发的,包括这一次。而后吃剩下的残羹,也会优先送到此处。这边则是垃圾处理站,所有的扫地机器人都会在这里卸货。事实上,我已经放了好几个个侦查的机器人伪装成垃圾,潜入其中,并拍摄相当的照片回来。”

众人脸色逐渐改变。

陆叁叁坐下接着吃,也算是给他们一些消化时间。

“看来这一年,你也没闲着。”王朗终于开口,“真想不到绝对诚实者,也能憋这么久?”

“又没人问我,”陆叁叁回答,“何况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一天吃几个菜,也值得四处宣扬么?”

又是一阵沉默,陆叁叁观察他们表情,有些明显是焦虑,有些则是看戏,有些则是痴呆。

“这样,请陆叁叁到外面等候一会儿,”王朗伸手示意,“我们几个需要稍稍商量一下。”

“还有这样的?谈到一半让人出去?”陆叁叁诧异,“我还没吃完呢。”

“毕竟我们都是老人家了,照顾一下。”王朗开口。

“别来这套,”陆叁叁却态度强硬,“都是义肢机械臂,力量速度远超我这个弱女子,要出去你们出去。”

“这里也有人不是义肢!”王朗反驳,“比如他!”伸手一指,就指向那个看起来完全痴呆的老人,系统显示名字“诸葛一皮亮”。

陆叁叁诧异片刻,心知自己也不便上前检查什么。只能点头:“行,我出去,你们慢慢聊。不过我出去后,也就不会来了。鸿门宴离席了都是直接跑,没人还会回来的。”

“那算了,还是我们几个出去吧,”王朗软下来,“就你,你,和你们几个,过来一下。”

王朗点了七八个老头,一起出门密谋去了。剩下的几乎都是老太,她们对大事情没多少兴趣,和陆叁叁也没什么话题聊,一时间气氛尴尬。

而且更关键的是,陆叁叁毕竟不是大胃王,从刚刚一直吃到现在,已经有些吃不下了。开始逐渐放慢频率,或吃一些费事的东西,来磨一下时间。这要是多来几次,就算鸿门宴也会吃胖的。

“怎么了?陆叁叁,菜不合胃口?”老太终于找到一个话题。

“还好,还好。”陆叁叁干咳两声。她吃东西是为了遮掩和拖延时间,要是现在说吃饱了,一会儿话答不上来,就不好再用鸡腿塞嘴里了。总不能说“我又饿了”吧?

庆幸片刻之后,老头们又推门而入。还是王朗开口:“我们重新开始。你先说,你的无人机航程是多少?”

“七八公里左右吧,具体没测过。”陆叁叁摊手。

“只有七八公里吗?”老头们似乎还不信。

“如果要精细操控,那七八公里就是极限。但如果让它自主飞行,往远了飞,那就远了,少说十几公里是没问题的,”陆叁叁回答,“如今的电子元件比100年前迭代了很多,特别是电池系统,轻便耐用,动力强劲。不过我手搓的遥控系统还不成熟,控制不了太远。”

王朗回答:“一旦你们开始行动,系统马上进行电磁屏蔽。以你的技术,遥控不了任何无人机。”

“对,但哪怕电磁屏蔽,无人机也还有其作用,”陆叁叁回答,“上次就飞出去了,不是吗?”

“如果你仍然用上次的战术,那这次必败无疑,”王朗回答,“已经有十几个保安机器人追加了飞行系统,不论谁起飞,保安机器人都可以空中擒拿。”

“新系统?直接用来擒拿,这可靠么?”陆叁叁不由反问。

“说新不新,说老不老。公共厕所知道吧?大马路喊一声我要上厕所,厕所就从天上飞下来。不过是把厕所的飞行装置,安到保安机器人身上而已。各项指标都有大片富余,出不了什么问题。”王朗回答。

“这样啊……”陆叁叁稍稍思考,“但是公共厕所的飞行器到底还是比保安机器人大很多,哪怕就从外观上,也不匹配。”

“这些细枝末节……”wap.

“不,我的意思是,这么大的东西要是砸下来,可不容小觑,”陆叁叁回答,“螺旋桨飞行器终究是脆弱的,而且必须暴露在外。为了擒拿我们的飞行兵,速度和高度都不会很离谱,这种情况下,地面有太多攻击手段,甚至包括扔石头。”

“我闺蜜刚刚还构思,想用落石计,可惜足够大的石头找不到,你们倒是马上把能飞的石头给找来了。”陆叁叁嘲讽。

“哪有那么容易,”王朗不屑,“螺旋桨也有防护装置,不至于被扔石头砸下来。”

“防护装置太厚,影响重量和气动布局,太薄则可能防不住,”陆叁叁随口回答,“手扔石头力量不够,可以制作弹射机械。一些废旧的机器人我们也有不少,把胳膊拆下来,卡你们的螺旋桨,不行吗?”

“或者你们换一种推进方式,换喷气式。”陆叁叁反而帮他们想方案。

“这没什么难的,”王朗回答,“我只要说一句,系统不出两天就能设计出来。马上就能量产。”

“喷气式的话,就需要油料。有了油料就有油料的危险,”陆叁叁往下感慨,“我闺蜜刚刚还构思火攻,可惜没有油,这倒是又给新的思路。”

“这不是拍电影,对着汽车开一枪,汽车就大爆炸了。”王朗回答。

“那你的意思是,汽车是不会爆炸的?哪怕在我有意为之的情况下?”陆叁叁反问。

“你怎么有意为之?你怎么有意为之?”王朗逐渐激动起来,“我所说的喷气式保安机器人,连图纸都没有,系统还没开始设计,你怎么做针对性的策略?”

“你搞错了一点,”陆叁叁也大声反驳,“我和你的兵棋推演,不是仅仅下一场战斗的胜负结果。而是下一场,下下场,下下下场,以及之后所有场的最终结局。”

周围沉默片刻,陆叁叁接着说:“一场两场的胜负说明什么?我们已经输了好几场了,又怎么样?人一个没死,规模反而越来越大,经验越来越丰富,技术越来越高超。下一场也许我们还会输,但又怎么样?你们自己去街上听听,两边楼里热火朝天的锻炼声音,各个热血沸腾着呢。”

“上次保安机器人连成一片,形成一个巨大结构,阻拦我们前进。如果我在两侧楼房墙壁上增加滑轮组,加上绳索勾爪,能否把整个结构掀翻掉?也许很难,一次不行两次,两次不行三次……阿基米德还能把地方战船扔出去呢。”

“你们和我们斗,本身就有很多先天劣势。第一你们不能伤人性命,第二你们惩罚手段轻微且单一,第三所有人空闲时间太多。那么如此整改,第一,在冲突过程中,遇到危险时期,可以直接击毙。是否危险交给系统算法。第二,增加惩罚措施,禁闭一两个月有什么用?直接十年起步,最高无期。第三,让所有人工作起来,996,007。工作内容让一群人挖坑,另一群人填坑。人累了,自然没人想有的没的。”

王朗冷笑:“你以为,我们没想过吗?”

“那怎么不实施呢?”陆叁叁反问。

“陆叁叁,”边上一人语气缓和,“我们终究试图让后人过的更好,这也是系统创立的初衷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陆叁叁哈哈大笑,笑声极具江湖气,让人忍不住想问。

“你笑什么?”王朗果然问。

“你知道么?刚刚说的三点,不过是表层浅见。真正的问题在于,你们的逼格远逊于我。人心向我,而不是你们,”陆叁叁拍着胸脯回答,“人总是向高逼格的人聚集,进而产生更高的逼格。这就是著名的,高逼虹吸定律。”

众人:“……”

“你们到底在怕什么?”陆叁叁问,“外围又会有什么?外星人?外星人让我们这些人乖乖的,不要乱动,成为一个活的博物馆?”

一阵沉默,众人相互对视。还是王朗开口问:“你现在知道多少?”

“我只知道有什么日狗星人,大概沉睡在火星上。他们来过……两次,是吧?”陆叁叁回答,“一次是全球直播的,下来一条田园犬,和各国代表密谋。第二次是战争爆发后,下来弄了一个系统。”

王朗沉默良久,还是回答:“在我看来,日狗星人是所有科幻作品中,最仁慈的外星人。”

陆叁叁疑惑:“仁慈?因为他们没直接干掉我们?还是给了我们一个系统?”

“难道不是么?”王朗反问。

陆叁叁拖着下巴思考片刻:“这方面我了解不多,还真不好多说什么。要不你展开说说?”

王朗却已经失去了兴趣,摆摆手:“没什么可说的。”

陆叁叁却没那么轻易放过:“那么你们认同日狗星人的理念?”

众人相互对视,没人肯定,也没人否定。

“这还真是巧了,门外就有好多条狗,都是你们养的?”陆叁叁问,“你们平时也……日狗吗?生物学意义上的。”

众人一阵尴尬,有人回答:“年纪大了,生物学上我们已经做不到了。但机械工程学上,还是可以模仿一下。”

陆叁叁点点头,看他们的眼神有些变了:“你们真是……老当益壮啊。”

“好了!”王朗一挥手,“既然说到这里,不妨再敞开一些。日狗星人帮助我们,当然也是有条件的。那就是我们要承认其日狗的意义,成为追随的信徒。”

“但他们同时也足够仁慈,给了我们足够的时间,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。而他们则去沉睡,具体睡多久他们没说,至少几百年。但当他们醒来的时候,我们的问题必须已经被解决,否则……可能只有死路一条。”边上人补充。

陆叁叁还是不解:“暂且不论日狗具体有什么意义,为何这些东西我今天才听说?那些年轻人也完全不知道这些?”

“其实,也听说我们并不需要真的去日狗,”又一人补充,“据说我们只需要失去自己的意义就行。所以当时构建系统规则的时候,考虑毕竟人狗殊途,时间也有几百年,可以徐徐图之。”

“我们考虑过很多方案,包括假意顺从等等。但一来时间跨度很长,就算假意,演几百年也成真的了。二来系统是外星人帮忙建的,本来就在监控之下。唉……”

众人词不达意,语境荒诞,但陆叁叁却听懂了。但她却决定装不懂:“你们想让我们安分一点,可真是煞费苦心,连日狗星人都编出来了。是否你们认为,只要足够荒诞,就反而显得真实?”

而这顿时让众老人血压升高:“你爱信不信!”“这能骗你吗?”

“信你们?你们值得相信吗?”陆叁叁怒斥,“就看你们有两套系统标准起,你们这一个群体就已经不值得信任。”

“没有两套标准,甚至无法完成削去意义这个任务!”王朗回答,“更不要提成为日狗星人的信徒了。”

“那你们为什么不和我们一样的标准?”陆叁叁呵斥,“你们为什么不看系统生成片?你们为什么可以交易?为什么没有被削去意义?”

“我们……”

“因为你们做不到,”陆叁叁代为回答,“不管你说是人性,还是别的什么。我就问一句,你们都做不到的事情,凭什么要我们来做到?”

众皆哑然,答不上来。

“老而不死,是为贼也!”陆叁叁进一步提高他们的血压,“我绝对诚实。”

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请订阅正版;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,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,请告知,我们将及时删除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我要评论(0)
QQ群
分享
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