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追书
  • 捧场
  • 手机阅读本书

第66章 一之念珠

鬼杀队总部。

蝴蝶忍的鎹鸦早上十点出发,午饭时间后才把回复送到。

眼下,蝴蝶香奈惠正在和队员们一起,处理昨晚无首肆虐后的残垣断壁。

也就是日式房屋大多是木质纸糊,造价不高,否则光是建筑损失,就足以让鬼杀队伤筋动骨了。

整个总部中,连带西边小院和周围的屋子,一夜之间倒塌的规模,已经超过了产屋敷家建筑总面积的六分之一。

一眼望去,还以为是发生了地震。

鎹鸦到了以后,蝴蝶香奈惠取下纸卷,打开看了一遍,脸上顿时露出一丝苦笑来。

“不出所料,那个孩子果然不会放过趁火打劫的机会啊。”看见我的刀了吗全文阅读

她和旁边的队员们打了个招呼以后,便朝着主公所在的主厅走去。

“看来,主公大人又要发愁了啊。”

一边是几百年前发下的誓言,一边是鬼杀队的安危。

到底如何取舍,只能看主公大人自己意思了。

当蝴蝶香奈惠迈进主厅时,却发现主公和天音夫人坐在小案边,眉头微蹙,似乎在是为什么事情发愁。

能看到一向云淡风轻的主公露出这种神情,是在太少见了。但仔细想想,他也不过是个20岁不到的孩子而已。

发现房间里气氛不对后,蝴蝶香奈惠赶忙问道:“主公,是出什么其他事了吗?”

其他事,自然是指出了无首以外的事。

主公脸上浮现一丝无奈。

“坐吧。两件事,都跟警察有关。”天道,你等着全文阅读

蝴蝶忍跪坐下来,静坐恭听。

说来讽刺,日本警察,一直都是鬼杀队斩鬼路上最大的拦路虎。

就算各地警察明知有鬼这种东西在危及百姓的性命,也要收受贿赂才肯为鬼杀队行方便——除非受害者是引起媒体关注的重要角色。

蝴蝶忍就常常跟她感叹:

明明是为民除害,反到要鬼杀队求着他们才能做这件事,真是滑天下之大稽。

“第一件事,是熊本那边的警察通知我们,新上泉村昨晚出现了与无首类似的东西,身体透明,状如妖魔,数量不明。”

蝴蝶香奈惠惊讶地捂住嘴巴。

产屋敷耀哉伸出手指在电报上点了点。

“上边说,那些怪物一整晚都在村民的屋顶上上蹿下跳,还特地针对几家温泉旅店进行恐吓。其中有一家旅店的老板无法忍受,上吊自杀,他的家人都肝胆俱裂,近乎疯癫,和山助一家的情况大体相同。”

清晨时分,无首消失后,鬼杀队众人便从房屋废墟中,找到了还活着的山助一家。万界合流全文阅读

除了酒鬼父亲因为醉酒意识不清逃过一劫,尚且能够对话以外,玉子夫人和山助母子已经有些疯疯癫癫,稍微有点动静就一惊一乍,说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也不为过。

直到早上蝴蝶香奈惠给两人打了镇静剂,这才让他们睡下。

“可是,以前从没有过出现过这种事情……”

蝴蝶香奈惠有些不解,自鬼杀队有记录一来,还从没有听说过怨魂索命的情形。

而且新上泉村那里的情况比这里更糟糕,有复数的怨魂不说,居然还有人因此丧命!

“既然不是鬼,那我们也管不了那里发生的事情。”

天音夫人安慰道。

“新上泉村里应该也有其他人,参与到谋害游客的事情中去了,所以才会被怨魂纠缠,我们也无能为力。”

“这还只是第一件事。”

短暂沉默后,产屋敷耀哉叹息着摇了摇头,取出压在底下的另一份电报,“而这第二件事,才更令人担忧。”鬼灵官全文阅读

“这里是一直与我们有合作的东京警视监,田中先生的发来的消息。”

他将电报缓缓推向蝴蝶香奈惠,语气凝重无比,平时那镇定的样子早已无影无踪。

“同样是昨天,东京警视总监接到内阁陆军大臣的严厉训斥后,要求全国警察加强对《禁刀令》的实施。他还特地指出,民间存在一群身穿黑色制服、企图冒充警察的暴力组织,以鬼怪之说,四处宣扬不利于社会安定的言论。因此,警视厅要求平民遇到此类可疑人物时,应该立刻举报,如果发现平民与这些可疑人物合作,甚至主动接待的,将会被追责。”

产屋敷耀哉顿了顿。

“光是昨晚,东京已经有9名队员被捕,看来是动真格的了。”

蝴蝶香奈惠不可置信地将电报拿起,仔细浏览一遍,笑容不再。

这所谓的暴力组织,说得自然就是他们鬼杀队无疑。

“他们,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做呢?”

警视厅发了这样的声明,鬼杀队不就突然变成比黑社会还不如的反派组织了吗?

过去政府不愿意支持他们杀鬼也就罢了,现在,东京警察居然要削弱他们与民间的联系。总裁:你的仙妻掉了全文阅读

这根本就是特意针对!

“难道说,内阁高层,居然和鬼联合了不成?”

经历了新上泉村的事情以后,蝴蝶香奈惠感觉,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毕竟,鬼既然能制造温泉给一个村子创造经济收益,那么去充当大人物手下的杀手、工具,似乎也在情理之中。

“现在还不清楚具体情况。”

产屋敷耀哉无奈地摇了摇头,“我么只能做好最坏的准备。“

说着,他正色道:“但无论是哪种情况,我们鬼杀队,都到了几百年来以来最危急的时刻。”

被鬼针对,那是理所当然,而且他们已经坚持了这么多年。

但被政府针对,面对有枪有炮的正规军队,鬼杀队又该如何面对呢?拿刀能挡子弹,还能挡炮弹不成?

再说,这是陆军大臣授意,警视总监亲自下令,他产屋敷耀哉,甚至连贿赂收买警察的机会都没有。季少霸宠:王牌撩妻全文阅读

他自然不会想到。

堂堂鬼王无惨,会因为一个下弦的死,被吓得魂不附体,突然安安心心做起了陆军大臣的儿媳妇。

打击一个不被政府承认的非正规组织,还不是她那位公公一句话的意思,连在国会上提个议案都不需要。

“那天音夫人。”

蝴蝶香奈惠从未见过主公如此无可奈何的样子,把希冀的目光挪向拥有神官血脉的夫人身上。

“您家里那边,能帮得上忙吗?”

“今时不同以往,神官说得话,已经没什么人听了。”

天音夫人苦涩地笑了一下,“家父能做的,恐怕也只能是打听消息而已。”

“……”

蝴蝶香奈惠张了张嘴,但终究还是沉默了下来。玄学大师爱种田全文阅读

“办法得慢慢去想,但我们该做的事情也得尽力去做。”

看到自己手下的柱露出这样的神情,产屋敷耀哉也不得不振作起来。

他虽然手无缚鸡之力,但却是整个鬼杀队的精神领袖,如果连他都放弃了,那人心也就散了。

“不过,大城市里的队员,必须先撤出来了。一旦他们被警察捉拿,恐怕就不是钱能解决的事情了。”

产屋敷说道,“事情未明了之前,先让甲级以下的队员,都去清理山野村庄里的鬼吧。至于大城市中的鬼,只能让柱和等阶高些队员便装处理了。”

说到此处,产屋敷耀哉眼眶发红,对着蝴蝶香奈惠弯下腰来,额头几乎贴在地上。

“对不起,还要增加你们身上的担子,是我太过无能了……”

天音夫人也跟着跪了下来,向蝴蝶香奈惠弯腰致意。

“实在是万分抱歉。”

眼下柱只有六个人。旧爱新婚,高冷前妻很抢手全文阅读

将大城市的普通队员撤出,柱的工作量自然就变大了不少。

同时面对警察和鬼,危险系数也不可同日而语。

可那些没有自保之力的百姓,却仍然需要他们鬼杀队去保护。

蝴蝶香奈惠见此,赶紧同样行礼对拜。

“请主公大人千万不要这么说,时局艰危,我们也只能这样做了,相信大家都能理解。”

三人维持了这个姿势一会儿,才各自恢复原本的姿态。

“能遇到你们,我真是太幸运了。”

产屋敷耀哉将眼角的水滴拭去真诚地说道,这稍微有了些平常的样子,蝴蝶香奈惠也觉得心里轻松了一些。

“说起来,花柱刚刚过来,是令妹那边回信了吗?”

警察的事情虽然令人烦恼,但无首的事情才是最为紧要的。穿越之雄霸无极全文阅读

若是让他把鬼杀队的总部给拆完咯,将他们暴露在鬼的视野之内,那才真正到了危急存亡之秋。

“主公大人所料不错,小忍已经回信给我了。”

蝴蝶香奈惠现在觉得,比起警察的操作,信上写得这些简直已经不算什么值得烦恼的事情了,便直说道。

“弦一郎那边,的确是有解决怨魂的神物,但那东西在苇名国也非常珍贵,所以他要求鬼杀队用五大基础呼吸法来换。”

说到这儿,她顿了顿,按照自己的想法解释道:“虽然他明面上是这样说的,但按照小忍的猜测,弦一郎应该只对风之呼吸和雷之呼吸比较感兴趣。之所以狮子大开口说要五种基础呼吸法,应该也是给我们还价的余地。”

短暂的沉默后,产屋敷为难地说道:“可是否传授呼吸法的事情,本该由柱合会议上的众柱一起决定……”

关键是,前一天说起用药丸换呼吸法的事情时,柱合会议已经否定了这一提议。

难道还把他们叫回来再开一次不成?

“主公大人,时间紧迫,再不决定就来不及了。”

蝴蝶香奈惠将纸卷递过去。抢婚娇妻:林总,别太猛!全文阅读

“弦一郎提过,无首是由武士的荒魂凝聚,停留在人间越久,神智就越不清醒,而且除非被消灭,它绝不会放弃报复人类。虽然它昨晚没有伤人,但谁能保证今晚、明晚不会呢。”

老实说,蝴蝶香奈惠不是没有怀疑过弦一郎为了索要呼吸法,会夸大无首的威胁。

但她不能拿队员的生命来冒这个险。

“我明白了。”

产屋敷耀哉长出了一口气。

虽然还不知道全日本有多少人会被抓,但眼下队员的性命安危,比什么都重要。

那无首怪物凭借声音就可以让人发病,连三柱合力都不是对手,一旦发疯,恐怕死伤不在少数。

想到这一点,结合如今鬼杀队面临的历史性困局,产屋敷耀哉没有再犹豫,便做了一个违反祖宗规定的决定。

“昨天柱合会议商量此事时,风柱不死川实弥和水柱富冈义勇没有参与。你的花之呼吸,和音柱的音之呼吸都不在五大呼吸法之内,而岩柱、炎柱和鸣柱又明确拒绝。因此,只要风柱或者水柱愿意将呼吸法传授给苇名弦一郎,并且保证他不会使用呼吸法杀人,我就同意这项交换。”

虽然在流程上,这样做违反了自古以来鬼杀队的相关规定。我的属性右手全文阅读

但只要在“不用呼吸法杀人”的原则上让步,产屋敷耀哉是可以接受的。

毕竟到了如今这个局势不明的地步,鬼杀队迫切地需要盟友。

而能拿出各种神奇物品的苇名,正是最好的选择。

“不死川先生那边绝对没有问题。”

蝴蝶香奈惠感觉那只白毛刺猬应该是巴不得这样做呢。

“那我去找他确认后,就回信小忍,用风之呼吸交换那件神物,主公大人您看如何?”

“就这样做吧。”

产屋敷耀哉点了点头。

“无论如何,请尽快让那孩子,把那件神物带过来吧。”

“是。”我老板是阎王爷全文阅读

……

与此同时。

蝴蝶忍和弦一郎也在平山大助处吃过了午饭,打算正式告辞了。

“我早上已经把这条路可以走的消息告诉了他们,孩子们都很感激呢。”

平山大爷再口袋里掏了掏,拿出一颗晶莹剔透的蓝色珠子,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绝非普通的装饰品。

弦一郎定睛一看,这不是他缺失的最后一颗佛珠又是什么?

杀死下弦四时,他收获了两枚佛珠。

抽奖时,他又获得了一枚佛珠。

加上这一颗,他就可以组成一之念珠了。

只不过,他也不清楚这佛珠具体的效果会是什么样。修仙吧!爸爸全文阅读

“他们这个月还没发薪水,也没什么能拿得出手报答你们的。”

老头把这颗珠子递过去,“其中一个孩子把这给我,让我转交给你们,说是请你们留作纪念。”

见蝴蝶忍似乎想要拒绝,他赶紧又补充一句:“我可是答应他们一定会交给你们的,可不要让我食言啊。”

蝴蝶忍只好为难地点了点头:“那我就收下了。”

说着,她对着老头鞠了一躬,“平山爷爷,那我就告辞了。”

“如果以后您再发现有鬼的踪迹,哪怕只是稍有怀疑,也请及时联系我们。”

老头脸色一肃:“老实说,我都一大把年纪了,实在不想再遇到鬼了。”

蝴蝶忍神色有些尴尬:”抱歉,是我失言了!”

“哈哈哈,我是在逗你呢!你说得我都记得了。”

老头瞬间露出笑容,“走吧,走吧。愿你们武运昌隆。”柯南之夜将至全文阅读

就这样,弦一郎和蝴蝶忍踏上了归程。

一路上,蝴蝶忍拿着那颗珠子翻来覆去,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材质。

弦一郎问道:“忍小姐,是第一次收到谢礼吗?”

蝴蝶忍摇了摇头:“不是哦。”

说着,她将佛珠递到弦一郎面前。

“说起来你还是第一次吧,那就把它送给你了,记得要收好哦,毕竟是人家的心意呢。”

弦一郎准备了一大堆想要巧取佛珠的话瞬间胎死腹中,有些发愣地看着蝴蝶忍,没想到居然这么容易就到手了。

蝴蝶忍挑了挑眉毛,“怎么,你不想要的话,我就收起来了。”

“那就谢谢忍小姐了。”

弦一郎接过佛珠,系统立刻发来了提醒。魔帝灵妃全文阅读

【检测到满足合成一之念珠的条件,是否合成。】

【合成。】

弦一郎心中默念。

下一秒,一股力量,瞬间充满了他的四肢百骸。屑一郎:从柱灭开始重建苇名

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请订阅正版;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,若对您的权益造成损害,请告知,我们将及时删除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我要评论()
QQ群
分享
追书 评论 打赏 目录